1980年时,美国GDP是2.86万亿美金,标准普尔成分股的前十强市值合计2370亿美金,金额占GDP的8.3%;2016年,美国GDP为18.6万亿美金,标普前十强市值在GDP的占比飙涨至25%左右。这种3倍比值的抬升,显示了全球化时代巨头公司的影响。

 

现在的市值十强中,5家是互联网科技公司,分别是苹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最年长的微软出现在1975年,苹果晚一年,亚马逊和Alphabet分别诞生于1995年和1998年,最年轻的facebook创立于2004年,这个“中青少”的组合平均年龄只有25岁,构成当今全球范围内风头最劲的公司阵营。

 

对比1980年,标普成分股市值排列的前五强是IBM、AT&T、Exxon、印第安纳标准石油和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当年的平均年纪86岁,最年轻的斯伦贝谢也已成立53年,前10强中有7家是与油气资源相关。

 

油气公司的兴起,与汽车行业、化工产业的出现直接相关,五大科技巨头的崛起,得益于信息技术革命与互联网。一个时代,最显眼的公司族群往往有着鲜明的技术胎记,每一次的技术突破,又会带来财富甚至是社会结构的重新洗牌。

 

不同的是速度。技术创新和产业变迁的速度越来越快。

 

在传统产业,很难想象一家新创公司在短短数年间直接服务数以亿级的用户,迅速重塑一个行业。比如,谷歌和facebook两家占据全美数字广告市场份额的75%以上,彻底颠覆了美国延续百年的报刊行业的商业模式。在中国,腾讯和阿里巴巴只是刚到成人的年纪,他们已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两家公司,且保持着惊艳的成长速度。


\

2012年至2016年Alphabet、Facebook、Comcast、百度和迪斯尼的广告收入(美元)

 

40年来,全球商业力量演化呈现出明显的加速度趋势,快速创新、迭代,正成为这个时代的新常态。绝大多数行业,或许很难再重新回到工业时代的稳态——一旦市场格局形成,或许数十年都是稳定的。生存下来的第一要务有速度感的创新,一刻都缓不下来,巨头们也同样充满焦虑。

 

以“创造性破坏”闻名的经济学家熊彼特曾说,“试图无限期地维持过时的行业当然没有必要,但试图设法避免它们一下子崩溃却是必要的,也有必要努力把一场混乱 ——可能变为加重萧条后果的中心——变成有秩序的撤退”。速朽的时代,“有秩序的撤退”越来越奢侈。

 

没有一成不变的守成,商业最好的防御就是创新。

 

这正是我们不断推荐创新案例、展现创新成果的初衷。我们希望勾勒新技术对商业的潜在影响,洞悉新时代的变革力量,追踪新产业、新业态的趋势,更好地适应创新的节奏。

 

1980年时,中国的GDP大概为1900亿美金,大体是美国的1/16,今天,中国的GDP约为美国2/3。不同的增长曲线,在一个长时段带来的力量对比是非常惊人的。

 

我们陈述的部分创新,今天可能只是一个概念,现实的商业价值微不足道。但是,也许只要10年,利用这些创新而新崛起的公司就可能替代现在市值榜单上的巨头。对于新商业的敏感者而言,这个新时代,不缺少逆袭的机会。

来源:2017 TRACKER年度创新报告
赞一下
文章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