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王者荣耀,一个手游,却似乎已成为并将长期成为中国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平台!

 

我们思考了5年陌生人社交的问题怎么解,最后发现好像大前提不是怎么解,而是纯粹的陌生人社交平台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清晨,上海东外滩某酒店房间里,窗外朝阳从陆家嘴高楼的缝隙中射了进来,暖暖的。我看了看身边还在熟睡的“那年娜喵”(一个98年的妹子),会心的笑了笑。

 

看着娜喵骨感雪白的后背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我感慨万分!身为一个互联网创业者、一个行业分析观察者,我一直认为只有“陌生人社交”才最能体现我所崇尚的互联网精神,而这些年来我也为中国的陌生人社交领域操碎了心,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肉体!

 

我曾统计测算出陌陌上相同搭讪话术下北京与上海的回复成功率的比值为6:1;

 

我曾爬过探探的数据用来建立一个机器学习的模型去批量生产容易被女生右滑的相册;

 

甚至在我和很多同行认为中国的陌生人社交根本无解的时候,我做了一款撩妹游戏来让那些无法在陌陌探探上撩到妹的寂寞青年去和二次元妹子谈恋爱,appstore搜索《重返16岁》即可下载!

 

总之,多年以来,我以一个产品经理特有的偏执,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来“身体力行”的去和陌生人去社交,不厌其烦的深度使用陌陌、探探以及近百种社交APP,然而,最终让我第一次和一个陌生人一起起床的APP居然是,王者荣耀!?!!

 

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当你晨勃的时候,发现旁边居然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的妹子!然而,此时感慨万分的我,心里却只有产品和学术!

 

于是我忍不住从床头柜的背包里掏出mac,写下了这篇文章。

 

 

陌生人社交的一个基本假设

 

就像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之一是“人都是自私的”一样,我们也来做一个陌生人社交的基本假设:人们进行陌生人社交就是为了约P。

 

注意,这个“约P”是广义的约P(尽管数据表明绝大部分其实就是狭义的约P…),衡量一个陌生人社交平台是否成功,衡量标准就是其约P成功率!

 

纯粹的陌生人社交平台可能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陌陌的约P成功率现在已经基本无限趋近于0,“种马”们现在主要是用探探在约,但其约P成功率也还是极低的。这种纯粹的为了约而约的平台,似乎就只在刚开始用户很新鲜的时候能真有点用,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文章分析了,这里不展开。

 

除了这两个APP之外,这些年我装过的有上百种,每一个都各自带一点小噱头但基本还都是为了约而约,如今也都没了踪影。那么我们是不是该怀疑,纯粹的陌生人社交平台可能根本就是一个谬误?!从产品的“终局”来看,这东西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会玩的人现在在哪约?

 

王者荣耀、狼人杀、贴吧、Keep、球球大作战、掌上英雄联盟、闲鱼(你可能好奇,闲鱼是什么鬼,后面我会解释)。历史上还有两个真正具有一定约P成功率的平台:劲舞团、豆瓣

 

这些成功率高的约P平台,或者是让陌生人在一起共同做了一件具体的事情、或者是有共同的兴趣标签与逼格信用背书,他们都不是纯粹的为了约P而建造的陌生人社交平台。

 

陌生人社交的两大基本难题

 

1,陌生人破冰的鸿沟难以逾越。破冰前只能“看脸”,建立连接初期无事可做的“尬聊”等;

 

2,陌生人之间信用为0。没有信用背书,没有逼格背书,兴趣标签背书也很苍白;

 

陌陌探探为代表的纯粹陌生人社交平台,都是一心想帮大家约P但都没解决上述两个问题。而上文中那些以王者荣耀为代表的平台,一开始都不是为了让大家约P,但却恰恰解决了陌生人社交的两大问题!

 

 

 

 

王者荣耀里如何优雅的撩妹

 

一个月前的某场王者荣耀排位赛中,我选的宫本武藏走上路,我方打野和AD的名字分别是:“徐州黄晓明”和“徐州小baby”,一看就是一对CP在双排,玩的分别是韩信和孙尚香,辅助的名字叫“那年娜喵”,玩的大乔。

 

在我第三次单杀对面上单的时候,发现队友们已经开始吵架了,好像是这个打野韩信无脑gank下路被反蹲两次把下路带崩了,但这对CP却强行甩锅给辅助然后一唱一和的开喷了:

 

孙尚香:大乔你TM会不会放技能?

韩信:大乔你是不是眼瞎,对面有人反蹲你还上?

大乔:QAQ

孙尚香:排了一天第一次遇到你这么智障的辅助

韩信:老婆别理她了先猥琐发育吧

大乔:。。。。。。

 

此时我看不下去了,我判断这个大乔应该是个妹子,毕竟我一个LOL的钻石玩家来打王者荣耀的目的就是撩妹,这样机会我不会放过。

 

我站出来说:明明就是韩信强行带节奏的锅,你们两一起喷辅助干嘛?

孙尚香:我说上单跟你有个毛关系啊,我们下路的事情,你凭什么管?

韩信:对啊,我们在骂大乔又没骂你,你凭什么管?

我:就凭我是她男朋友啊,怎么样,可以么?

 

气氛感觉凝固了几秒钟。

 

孙尚香:。。。。。。

韩信:。。。。。。

大乔:O(∩_∩)O~~

 

(后来见到娜喵的时候提起这事才知道,她根本没看过古惑仔也完全不知道当时我这句话是在强行cos陈浩南英雄救美小结巴的那个梗……所以昨晚我和她在酒店里又看了一遍《古惑仔1》)

 

我:大乔跟我去游走吧

大乔:好

 

然后,这局我强行carry了全场,出去后我在游戏里发消息。

 

我:那年娜喵,你这么菜,就不要再去坑别人了,以后跟我双排吧

那年娜喵:好QAQ

 

之后就是比较常规的发展了,每天我们都在一起玩一两个小时。

 

第一次开语音时我紧张的不行,生怕传来一个粗犷的男中音,但是还好,是一个萌萌的妹子声音。送她了一个荆轲暗夜猫娘的皮肤,她很开心。

 

转移到微信,日常聊聊天。知道她也在江浙沪一带,离上海不远,是个大二的女生。

 

5月20号的时候,给她发了520的红包,她推脱了好久才收下。

 

端午假期前几天,娜喵说想来上海玩,当我在高铁站看到她一个人出现的时候,我就懂了。

 

陌陌一季度财报公布的MAU是8000万,而王者荣耀仅DAU就达到了8000万,远超陌陌,更厉害的是这样庞大的活跃用户基数下,其用户男女比例居然也历史性的达到了6:4!这个男女比例绝对是越过了某一个Tipping point(就像剑网三),将发生一些之前从未发生过的很有趣的事情。

 

有效陌生人社交必须要先在一起共同做一些事情

 

这其实是一个很理所应当的逻辑,世界本该如此。比如当年的劲舞团,男生女生换上漂亮的衣服在一起先跳跳舞,之后咱们再聊天交友甚至线下约P。而虚拟跳舞这件事其实非常的单薄,其故事性、玩家代入感、玩家交互性都非常弱。

 

而王者荣耀则不同了,这就是MOBA游戏的魅力也是为什么LOL火了6年还在更火的原因。召唤师峡谷中,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新的故事,善男信女们在这里扮演各自的角色,“陈浩南英雄救美”、“我的意中人会踏着七色的云彩来救我”、“我的辅助不可能这么萌”等故事每天都在这里上演着,这里堪称一个虚拟世界,每个人的个人风格也在这里充分体现。其代入感有多强,你去见识一下玩王者荣耀的妹子在游戏里被杀后的尖叫声就懂了QAQ

 

每一局你都和9个陌生人萍水相逢,你们有一段十几分钟的共同经历,这是最好的破冰方式。

 

相比之下,你在陌陌上跟100个女生发消息最后只有一个酒托回复了你,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就算是一群痴男怨女去泸沽湖走婚,大家也得先点篝火跳跳舞吧,你这样在一个APP上上来就去要和别人“结交”,凭什么啊。用一句老歌的歌词形容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萍水相逢过”。


 

陌生人社交是一个“顺带”的事情

 

王者荣耀、狼人杀、球球大作战、掌盟、劲舞团,是都在具体做一件事的过程中顺带促成了陌生人社交。

 

豆瓣、贴吧、Keep,则都是在某一个“同好”内容下萍水相逢并且有相应的“逼格信用背书”!

 

上文提到的闲鱼,是既在一起做了事情,又有同好并且有信用背书,是一个还未被广泛认知但有巨大潜力的平台。


 

纯粹的陌生人社交平台该怎么玩?

 

新入场的就不要想了,重申一遍,纯粹的陌生人社交平台根本就没存在的必要!

 

如果你们一定要做,那么你的思考逻辑不应该是:“我要做陌生人社交,该让这些人聚在一起做些什么事”,而应该是:“我要把一群陌生人聚在一起做什么事,然后我该做些什么来促进他们之间的社交”,思考方式要倒置过来。

 

dalao们也都在转型,比如陌陌正在把自己变成一个“快手”,但我个人认为陌陌是有点“石乐志”,那是离陌生人社交越来越远了……

 

有些高速增长期的好玩的APP,比如Tiki吧,是,95后00后的确有大把人敢于直接上来就跟你视频,这对于他们是一个新鲜好玩的方式,但其本质并没有解决上文提到的陌生人社交的两大根本问题!于是极有可能重蹈历史覆辙让用户在新鲜期过后丧失驱动力!所以他们要思考的是:我要让这些视频匹配到的人做一件什么事情,而不是现在每次60秒的尬聊。

 

虽然抄袭LOL这点完全没的说,人设和美术也是Low得可以,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游戏。一方面王者荣耀切实的做到了,让微信上多年不联系的朋友重新有了交集互动,巩固加深了熟人社交好友关系,另一方面,王者荣耀补足了腾讯偏弱的陌生人社交这一块短板。所以现在可以说,现在的王者荣耀,不光是腾讯游戏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腾讯社交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好吧,我承认这个结尾有点仓促,但现在的状况是,十分钟前已经醒来的娜喵调皮的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我只能匆匆收尾了,希望大家理解。

 

来源:知乎「全民情敌」专栏
赞一下
文章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