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辑整理自梦之宿CEO廖骏先生,在2017 TRACKER创新大会《共享经济的创新设计与链接》专场对话中的内容。
 
\

廖骏

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后在香港中文大学以及美国密歇根大学就读获得MBA学位。曾在微软、埃森哲、ebay等多家知名外企担任管理及市场拓展工作;后加入蘑菇街担任CEO助理及海淘电商COO。今年初作为联合创始人创立梦之宿,担任CEO一职。有近15年的高科技、零售及电商行业经验及背景。

梦之宿专注做百年民宿,现在在京都有40多栋民宿,一晚上大概1000多块人民币,京都是非常好的旅游度假的目的地,所以我们选择这里作为我们海外共享住宿品牌第一站。

很多朋友会问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做这件事,第二个是我们和Airbnb有什么区别。很有意思,其实我在切入这个领域之前一直是做电商和零售,最早在埃森哲做零售顾问,后来去了亿贝,也去过蘑菇街,其实国内外我都做过。2015年开始有三个词非常火,消费升级、场景体验、出海。

我就在思考,大家都在讲互联网下半场,我认为必须是通过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技术,对线下的一些入口做改造。在线下入口做改造很大一方面就是酒店。零售业已经被电商颠覆了,但是酒店还没有被颠覆。我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说,希望接下来可以尝试这个行业。第二个就是我们和Airbnb有什么区别呢?一言而蔽之吧,Airbnb就像OTA携程,我们是希望做到OTA携程里面的万豪,我们想做民宿行业全球第一的品牌。

一、廖先生在准备投资,要花人花钱花精力切入这个业务的时候,怎么判断他的价值呢?因为有这么多的细分领域,为什么选择现在做的这个领域呢?

我在加入这个团队之前,对创业有一些想法和思考,我过去经常尝试不一样的东西,我在尝试一些新的领域的时候也会考虑一些本质的东西。

我觉得有三点我比较看中,第一点是市场比较大,举个例子,Airbnb09年成立,到现在8年时间,现在客房数是350万间,市场第二名是万豪,140万间。如果把携程之类的一起比较的话,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市值是OTA,第二位的就是Airbnb了。所以我相信市场是足够大的,有很多空间去探索的。

第二是我们做的时候要想这件事值不值得做,做的时候是不是有壁垒,你做起来被别人抄袭的话,也容易变成炮灰。我们把眼光放在了日本京都,非常成熟的市场,有两个好处,整个政府是鼓励旅游兴国,旅游合法化,去年2000多万游客,其中中国游客占到了25%,日本希望到2020年的时候,把这个数字增加到4000万。做海外市场有比较高的壁垒,牵涉到海外的文化,包括里面有哪些能做的事情,所以这事能做,也是有壁垒的。

\

第三个就是创业者还是要有情怀在里面。民宿本来就是非标的东西,如何把非标的东西做起来呢?现在很多技术的发展让很多成本降低,效率提高成为现实,接下来我们通过智能门锁,通过大数据的方式能够把这种非标的东西做起来。我们也在探索如何让客户住到不同的民宿当中,但是能体会到同一个品牌。所以这三点,大的市场,能做但是有壁垒,做的过程当中如何创新,对社会怎么能够有贡献,这些都是比较重要的。这是我选择这个行业的标准。

二、让你来判断共享有没有价值的话,怎么来评价现有的共享项目或者方向?

就我个人而言,共享经济只是互联网思维或者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对社会闲置资源盘活做的一种共享。作为一个大的分享经济或者分享平台,必须要满足两个特性。

第一个就是能够满足在需求端和供应端都是有网络协同概念的。这两端都能进行传播和生态系统的操作,像淘宝和阿里,买家端和卖家端都是生态系统,相互都能繁荣和生长。大部分人都会去住共享住宿,但是当中很多人也会海外投资做民宿,无论买家和卖家端都会形成生态系统。

第二个就是要有数据捕捉,要有大数据进行分析,进行精准定位。从这两点来说,Uber只满足了数据智能这点,没有做到买家和卖家的协同,它是单向的,只是消费者坐完车就走了,但是在司机那边没有什么传播效应。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好的分享概念应该是C2B2C,两端都能做协同,同时大数据把他进行智能抓取。

三、您认为未来共享经济这阵风还能吹多久?

共享经济的核心就是两点,第一点是对闲散物品资源再分配,第二点是把使用权和拥有权更好地调节。只要有人总有资源,只要有资源总有使用权和拥有权。通过人工智能或者高科技,把这种商业变得更有效,成本更低。


来源:TRACKER创新
赞一下
文章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