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是TRACKER创新 推出的一档内容栏目,旨在通过对话挖掘创新领袖独特的商业感悟,而其所触达的商业社会的神经末梢,正在勾勒着人们未来生活的图景。

本次邀请到 Ole Ruch 
WeWork亚太区董事总经理

作为一种为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而进行共享办公空间的新型办公模式,近年来联合办公成为一种快速崛起的新业态。

目前国内联合办公行业还很年轻,企业年龄平均在3年左右。大量企业进驻,在推动联合办公急剧升温的同时,也带来了泡沫。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在资本驱使下的联合办公,将会进入惨烈洗牌的一年。从蓝海市场瞬间切换至红海市场的联合办公新业态,能不能找到一种合理的盈利模式、探索出可持续发展的突围之路,这是一个当前所有从业者都必须正视的问题。

在联合办公领域,WeWork是一家全球龙头企业。到2017年7月,该公司估值为200亿美元,是全球第五高估值的科技初创公司。市场如此看好,WeWork模式究竟有何独特之处?

 

WeWork的运营模式是:从房东租赁空置的办公楼层空间,将其装修改造后,然后转租给个人、创业公司、中小型企业以及大公司,提供配有豪华办公桌椅、沙发、会议室、WIFI、会客室、打印室、零食和休闲设备的时髦公共办公环境,所有租赁入驻会员都能享受到上面所有这些服务。

Ole Ruch解释,不仅仅要为会员创造一个物理空间,而且要提供一种交流的社区、机会、氛围,让会员能够从中获得成功的机会,创造一种生活的模式。这将让会员们更有激情和动力,随时充满能量。实际上,当前不少市场上出现的联合办公空间,都在打这张“交流”牌。


\

据统计,目前WeWork 70%的会员之间互相合作,50%的会员能够建立起互相往来的业务关系。

人们认为大量的面对面的会议有助于形成更大的团队。基于这样的认知,WeWork期望通过创造和设计公共空间和环境,给人们提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融合其他公司的雇员和设计师成为团队的一部分,为形成适应当地的服务模式提供各种支持元素。

Ole Ruch表示,在他看来,这是一种社区概念。“因为我们提供的是开放式的办公环境,也许你正在做某一领域的业务,然后你不经意发现你的隔壁桌正是你需要寻找的潜在的业务合作伙伴,这也是业务的可持续性的体现”。

\
 
WeWork的运作模式和孵化器并不相同,孵化器一般集中在某个郊区或地块,但联合办公空间涵盖范围更广,通过跟各条线资源合作,实现品牌、体验、设计、运营等等一系列能力和服务。

整合各种服务,是当前诸多联合办公空间的核心功能,这些服务本身也是联合办公实现盈利的重要来源。

目前,几乎所有联合办公空间都将创业团队和企业作为主要的目标客户,但初创型企业死亡率高企,这对联合办公项目靠服务来实现盈利是一个挑战。而且由于价格普遍偏高,对初创型企业也往往难以接受,导致联合办公可能遇冷。

相对于初创型企业现金流的脆弱性和倒闭的高风险性,为大企业提供联合办公服务可能相对更安全。这在WeWork的客户选择上,就有体现——通过跟需要进行大规模采购的大企业签订长期合同,实现更稳健的收益。
 
\
 
WeWork管理团队的数据显示,其会员小的有自由职业者、舞者、网红、媒体人、广播公司、还有教育公司、旅行公司等各行各业,也包括大企业会员,例如通用汽车、通用电气、达美航空、微软、红牛等等 。

作为外资品牌,在WeWork管理团队看来,因为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活力四射、经济发展迅速;同时,中国对联合办公社区的接受态度非常开放,因此中国或将会成为最大的市场。

共享办公对环境支持有着特定的需求,因此地段、连通性、资源可获得性等方面都是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在选址方面,WeWork提出重点在北京、香港、上海等这些非常便捷自然的中转城市链接全球。Ole Ruch认为,每天都有重要的经济业务和创新业务在这些城市发生,由于超级连通,能够更快捷实现全球办公环境的对接。


更多栏目精彩内容,敬请持续关注

来源:TRACKER创新
赞一下
文章评论
推荐文章